致力于做最好的天八部部SF发布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传奇私服新闻 > 正文

当热血传奇武士碰上道士

作者:新开传奇SF发布网 来源: 日期:2018-1-12 20:52:10 人气: 标签:
终于有一天中午,去封魔殿路过纵横道的时候,在一个角落里看见一个刚会盾的小法师正在电着一只虹魔蝎卫,我轻轻的跟在后面,小法师毫无戒备之心,我蓄好了双烈火,准备冲上去的一刹那,蝎卫爆了老大的一片,一根骨玉权杖躺在了我的面,我慌忙站了上去,关了下线保护,打开包袱,准备迎接着法师的火墙和雷电。小法师默默的捡完了一地的物品,站在我 的面前,道: “哥哥,能还给我吗,我好想要一把骨玉 !” “我X,叫我哥哥,还给我来感情攻势,我们武士不但血多,脸皮也厚。”我心里嘀咕着,但一想到脸皮也厚,我觉得脸庞不由的发烫起来,扭头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关注我,不由的松了口气。沉默,死一般的沉默,虽然只是过去了短短的几秒钟,可是人要是昧了良心,度日如年也不足以形容内心的惶恐。小法师就站在我锃亮的裁决之下,我随时都可以让他黑白,强盗都做了,还在乎做个杀人犯吗?但不知为什么,一直下不了决心。小法师深深的叹了口气:“哎。。。。。 。。。。。。。。” 一行绿字:古玉权杖被发现。仔细一看对话栏:×××加入小组。“算我倒霉!”小法师很潇洒的甩下一句话,径直去了。 我忽然想起大哥来,要是我、抑或是别的武士站在大哥爆的装备上面,大哥会如何处理,想起了大哥昔日的所作所为,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堕落和宵小起来,虽然我只是在这传奇的世界里,强取豪夺一个小法师的物品,但是不可否认,我的心头已经有了魔的血。急忙追上前去。拐过弯来,小法师正在电着一只白野猪,看见我过来,照例电着白野猪,仿佛压根就没注意到我这个人似的。白野猪倒下了,我跑到他面前,小法师满脸鄙夷的说:“又来抢!” 我一脸羞愧地把古玉权杖轻轻的扔在地上。小法师一愣,继而急忙捡起了古玉,缓缓的说了句:“谢谢!”谢谢!我不由的呵呵一笑,是谢谢我吗?实在是内心有愧,我本来就是个强盗!但心头里却仿佛有千斤的重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无比的轻快和舒畅。抬头看了看窗外,碧空万里、天高云淡,大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如织,瞬时间,只感觉到这虚拟的世界里,能维持自己的人格和尊严,能给别人带来快乐,能有几个交心的朋友,或许能使自己在多年以后对这个游戏中某一个微小的情节或故事记忆犹新,我想,我也许就是大哥对待游戏和其他玩家的心态和境界。 随手点了一个随机,飞到了一只黑野猪面前,攒了双火,一个二连招,黑野猪竟然黯然倒地,不由的怀疑起自己来,难道仅仅是因为找回了一个人本该应有的尊严,全身的攻击竟然发挥幸运到了及至!人这心态对了,无论作什么事都顺当起来,以前我在封魔混迹了那么多的日子,连把炼狱都没有爆过。我再去封魔的时候,随手杀了只弓箭手,竟然爆了个黑铁头盔。很长的一段时间过去了,依然没有见到过大哥的影子。我冲上了四十二级,整天流浪于封魔霸者之见,也积攒下了不少的装备,毕竟四十儿级的武士还是有一定的杀伤力的,何况,我每次都把攻击的对象锁定在祖玛弓箭手身上。我用攒下来的物品,给大哥换了一套道士祖玛级装备和龙纹,我希望有一天,能再看到大哥手持龙纹身穿天尊长袍,站在安全区里潇洒倜傥的样子;希望有一天还能和大哥一起通痛快快的在封魔殿里冲杀几个来回.但是我始终也没有再见到大哥上线来.大哥就象风一样,滑过了我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哥的影子渐渐的在我印象中模糊起来,我继续在传奇里放纵和流浪,只是每次登陆传奇的时候,总会习惯性的先打下大哥的名字,敲下回车的一瞬间,心情往往几分焦虑,也夹杂着几分激动和期待。 遭受了盗号的打击和大哥的不辞而别,从刚开始的万念俱灰,以为自己真的会从此忘掉传奇,但人性最大的弱点就是总会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段里对某件特殊的事物出奇的着迷。没过几天,一边狠狠的给自己几个耳光,心里嘲笑着自己的不争气,又钻到了网吧上了传奇,看着屏幕上那时个四十级的武士,光溜溜的站在土城安全区里,一时间感慨万千:本想着在传奇的这个虚拟的武侠世界里,我能象萧峰那样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能象令狐冲一样的先行行侠仗义、快意恩仇。而今,我才明白,武士只不过是刀剑的奴隶,赤裸着身子,我再也不是那能单条白野猪,一个烈火打出近 乎二白多攻击的英雄,几只恶蛆就可以顶的我的血值“哗哗”的狂掉,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大瓶大瓶的吞下金创药。看着别人一身身的天尊圣战,再看看自己,赤裸裸的站在那里, 格外的寒酸和渺小。一时间索然无味、万念俱灰,正想退出的时候,聊天栏里出现了大哥的名字。“你在哪里?”大哥问我。 “你还找什么 ,我没你这个朋友!” 话一说出口,觉得自己象一个赌气的小孩似的。“我那天掉线了, 再上来的时候,你已经下了,我等了你好半天,都没见到你再上来。”“你来仓 库!”大 哥的语气很坚决。我极不情愿却又怀着一丝期盼,一步一挪到了仓库。 甫一站定,眼前立 刻弹出一个交易窗口来 。 “裁决、天魔神甲、黑铁头盔、力量、绿色、防四坚固。”一件件的摆了上来。 我急忙点开了大哥的装备栏,除了那件淡蓝色的天尊长袍外,龙 纹没了,他手里捏着一银蛇,灵魂泰坦三眼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的竹笛和降妖。坐在电脑屏幕前的我,只觉着一股热流沿着鼻梁淌了下来,冲垮了我骄傲的心理和虚伪的自尊,咸涩的泪水流过了嘴边,却一时分不请到底是什么滋味,难道仅仅是激动、高兴,抑或是不安、愧疚。大哥点了无数次的交易,看着一身商店装 的大哥,我一次次点了 取消 “其实,装备算什么,最重要的是我有你这样的一个朋友。” 道士装备好坏都 无所谓,反正都是一些辅助性的技能,我还要你带我升级,你看你看那你一身垃圾,打的慢死了。”“你看你,四十级的武士,连把裁决都没有,以后见了面都不好 意思和别人打招呼!” ” 我默默的点下了交易,静静的注视着屏幕上这个叫大哥的道士,内心里一阵阵的辛酸和难受,自己毕竟错怪了大哥。仔细想去,对待朋友,尤其是这而尔虞我诈的传奇世界里,我能做到像大哥那样的洒脱吗?有朋如此,夫复何求!“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玩传奇了。”大哥道。我全身一震,忙问“为什么,”话一 说出口,不由得后悔起来。大哥肯定有他的难言之隐。 “不为什么,游戏 毕竟是游戏嘛,你也别 太沉迷了,生活才是最 重要的!” “不过,有空我会 经常来看你的,嘿嘿! ” “嗯,你来了就密 我。”说完,我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去见见大哥,刚想询问大哥的详细地址和电话。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而沉溺于这虚拟而飘无的世界里,难道仅仅是为了体验经验刷屏时那刹那间的快感,抑或是为了追求再升一级而不辜负武士血牛的称号,我总是机械和麻木的挥舞手中的裁决之杖,看着一大群的黑野猪、红野猪在我的刀前倒下,没有一丝一毫的快感,甚至没有点滴的兴奋,只是偶尔有一个道士从身边经过,往往会条件发射似的拿鼠标追着去看他的名字,一次次短暂的激动和兴奋,带给我的却是一回回的失落和惆怅。更多的时间,总是希望能再见大哥一面,细细想去,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想说什么当武士遇见道士(完)一个夜里,百无聊耐之下,一个,决定去封魔殿里撞撞运气,进了封魔殿,门口没有几个怪物,同样也没有一个人,轻松的清理了门口的几只弓箭手和蛾子,我没敢往里面去,我知道那不是我一个孤独的战士能去的地方,尽管我七白多的血量,尽管我高攻高防但我知道里面的祖玛们,他们不仅变态,而且成群结队、拉帮届派,我只能一个人静静的站在角落里,默默的等待着刷新,一个人品位着孤独,象冰冷的寒夜一样凄凉和黑暗。猛地一下刷新了,我蹑手蹑脚的一个个清理过去,几只极品的祖玛弓箭手不好意思的给我留下了就一个小手镯,墙角里仅仅剩下两只凝固在石像里的卫士,我暗暗的祈祷:千万两只不要都是变态的极品,又抱着一丝的侥幸。我引活了石像,两只祖玛卫士手中的大锤不约而同的砸在我的身上,竟然连电脑屏幕也仿佛晃了一下,我一刀半月挥了上去,在证明两只都是极品卫士的同时,外挂的自动喝药系统已经喝光了我包裹中的太阳水,仅凭金创药已经加不是和血了,只好边跑边打,但是在两只极品卫士穷追猛打之下,我渐渐地没有了还手之力,只是偶尔抽冷子给其中的一只来上一记刺杀。 眼看着包袱里的红药不多不由的哀叹起来,却又不情愿就此罢休,好在网速不错,于是就带着两只卫士不停的溜圈,心里不停的祈祷着能有个人进来帮我一把。忽然,一个新衣道士飞一样从我身边掠过,紧接着一个火红色的七级神兽从天而降,瞬时间就和两只卫士扭打成一团,新衣道士定了定神,“啪”的一下给我打一个隐身,随后给祖玛卫士染上了红红绿绿的颜色。我握着颤抖的鼠标向道士身上滑去,竟然是大哥,坐在屏幕前,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仿佛梦境里一般,却又不敢相信幸福抑或是惊喜会降临的如此突然。忙门:“是大哥吗?”打字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念叨了出来,自己都忍俊不禁笑了。新衣道士裹在天蓝色的天尊道袍里,格外的帅气和潇洒,此刻却完全没有了道士应有的悠闲和沉着,而是手忙脚乱的给他的七级狗狗加血,打防,间或的砸出一张符来。我却象是接受审判的囚犯一样,度日如年已不足以形容我内心深处的焦躁,只感觉到心脏在“怦怦”的跳着,胸腹间仿佛压着一层厚厚的隔膜渐渐的喘不过气来。 终于,两个极品卫士在毒、符的折磨下,被七级狗狗撂翻在地,新衣道士转身来,莞尔一笑:“嘿嘿!”如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黎明前的夜的漆黑,我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却又找不到宣泄的籍口,生活中相逢的老友可以通过拥抱的方式来抒发彼此欣喜若狂的情感,但传奇里却没有这项功能,我狠狠的摁下了F1键,一个野蛮冲撞将大哥撞的后退三步,再一记老烈火重重的砸在大哥头上:“想死我了,大哥!”“嗯,我也是!” 大哥的语气似乎很平静,甚至淡淡的!但是我相信,此刻坐在电脑屏幕前的大哥,和我一样,任泪水在脸颊上自由的流淌,肆意的享受着久违了的老友重逢的欢欣。终于又见到了大哥,心头里仿佛有千言万语,脑子里却乱糟糟的一片,双手在键盘上颤抖着,激动的敲打了半天,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大哥,你住哪里?”敲下了回车键,我决定去见见大哥,网络虽然是虚拟的,可是背后的操作者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屏幕上的画面不动了,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映,我急忙晃动了几下鼠标,没有一丝的反映。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急忙重起了机器,心急火燎的输入帐号和密码,却怎么也登陆不上去,我苦笑了两声,寻思着会不会是网吧服务器掉线,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屏幕,一个穿天魔神甲的武士正挥舞裁决追逐着一个上蹦下跳的道士,坐在电脑前玩传奇的哥们激动的把键盘拍的“啪啪”作响,嘴里不停嘟嚷着:“跑什么跑,垃圾!” 既然网吧服务器没有掉线,于是赶紧登陆了官方主页,屏幕上一行鲜红的大字赫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四十三区,网络维 护中! “哈哈哈!”我不由自主地大笑起来,笑声在四周的墙壁震荡下,再传回我的耳朵里,格外的刺耳和苍凉。顿时,四周一片桌椅板凳的碰撞声夹杂着阵阵的咒骂声,我虽然闭上了眼睛,却能看到网吧里那一张惊诧的面孔和一双双满是不可理喻的眼神。隐隐约约中,一个声音钻入了我的耳朵尽管压得很低: “哎,又疯了一个 !” 冲出了网吧,抬头看了看天,天还没有亮,夜似苍穹,冷风如刀,仅有一轮弯月孤孤单单的挂在天空上。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在传奇中见到过大哥,那把给大哥准备的龙纹剑依旧静静躺在我的仓库里。至于大哥,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但我想,他一定有他不在传奇的理由!一个接一个的朋友们离去了,传奇中快乐的岁月也犹如漂浮在空中的肥皂泡一样,一阵风吹过,眨眼间便烟消云散了,从此,它也许只将出现在我的记忆里,点点滴滴,依稀如梦! 
更多相关传奇私服文章尽在推风传奇发布网推风传奇SF发布网 转载请注明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